《昏嫁/别拿爱情说事儿》作者:不经语丨先婚后爱言情小说,有肉渣,现实向

2019年5月12日09:36:03 发表评论 137

陆程禹觉得自己点儿有些背。
食色性也,众生本能,何况人类是唯一懂得把性当做享受的动物。可是现在,这码事儿倒成了繁衍的奖励机制,给你几秒的甜头,却试图让你箍上一辈子的负担。
“一辈子”这三字让他有些焦躁,要是那会儿心头拱火能憋着忍着,要是他没去那伙狐朋狗友的饭局上凑热闹,要是没那次久别重逢,也就没现在这些破事了。
那天一进门,陆程禹就注意到坐在周小全旁边的姑娘,也不是多漂亮,就是那脸盘子瞧起来眼熟。
乍看之下还没法确定,等见到她笑的样子,鼻子微皱,市侩中带出一抹傻气,他忽然就想起这人是谁,多年前她常常莫名奇妙地闷头抽泣,哭着哭着就缓不上劲说不出话,傻里吧唧的一张脸被泪水糊得光亮。
他那时年少气盛,碰见这样的情形,尴尬和气馁全挂在脸上,两人隔着张桌子都不说话,一室寂静。
如今,陆程禹有些费劲地将眼前这人和记忆里模糊的影子拼接起来。
他注意到这姑娘的行事风格比以往跳脱,涂了鲜亮指甲油的手指,指间夹着香烟,轻烟袅袅,往事如烟,一吹就散,她在淡雾后不着痕迹地和男人们调笑。
陆程禹犹豫着要不要跟人打个招呼,姑娘已将视线飘过来,冲他轻扬嘴角,大大方方地开口:“我看你半天了,还真是你”。
陆程禹笑一笑:“没想到。”
周小全听得一知半解,立马抓住他的话头嚷嚷:“没想到什么,让你来你还不想来,没想到今天这桌有美女是吧?蠢蠢欲动了吧,要不我给你俩撮合撮合?”
众人哄笑。
又因涂苒的姓氏少见,大伙儿闲扯起来,周小全说:“关于涂姓的来历普遍存在两种观点。一说是在古代有条河叫涂水,涂氏家族的祖先傍水而居,因而以水为姓。还有种说法是系出涂山氏,是上古时期一个诸侯的名称,《史记》里有写,禹便曾娶涂山氏之女为妻……”
旁人会意,又咋呼着笑开,陆程禹觉得这伙人忒无聊,满脑子男欢女爱的勾当,什么人都能扯上关系。
玩笑过后,大家有意撮合,此后聚会晚归护送涂苒回家的任务自然落在了陆程禹身上。一来二去,渐渐被人当了真。
事情开始得不明不白,陆程禹懒得说破,涂苒似乎也不以为意,两人的关系若即若离,陆程禹如果有需要女伴出面的活动,便招呼上涂苒,一来调剂下生活二来也免去做电灯泡的尴尬。涂苒这边要是需要劳力或者碰上姑娘家办不了的事,也叫上陆程禹,只是这种情况不多,她找他,多半还是为了工作。

涂苒已经做了四年的医药代表,而陆程禹临床医学博士再读,年前考上主治医师,正努力寻找出国镀金的门路。
陆程禹虽然年轻资历浅,这履历表上的内容也算充实:学术论文发表若干篇,优秀研究生党员干部称号若干又若干,参编教学用书两部,又是某领域权威老教授的得意门生,因而人脉还是有的。
涂苒通过他认得一些人,偶尔捞几小票,每每想迈开大步向前走,陆程禹便有意无意从中阻拦:“赚点就行了,胃口别太大,这药的利润这么高,你让别人怎么活”,或者干脆说,“改行吧,女的做这行不合适。”
涂苒笑着回应:“等我再捞票大的就金盆洗手,陆医生,要不你再帮帮我呗,助我早点脱离苦海,也不用每天应酬喝酒熬夜难受死了。”
陆程禹知她要么存心敷衍,要么有事相求,就岔开话题:“你说说吧,到底想怎么着,有什么打算?总不能一辈子做这个?”
涂苒说:“怎么不能呢?这工作多好,只要有关系,来钱也快,又不犯法,顶多打个擦边球,”她顿了顿,“作奸犯科的事肯定不能做,我是好人家的姑娘。”
陆程禹笑:“你倒挺有原则,”又说,“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涂苒侧着脑袋问他:“我以前是什么样的?”
陆程禹觉得这个问题一旦开了头必定会扯出好远,女孩儿们从离开校园到踏入社会总有或多或少的改变,只是这位的情况已经特殊到自我颠覆的程度。何况他也不想说“我觉得你以前单蠢无用,而现在虚荣世故”,因为这些词听起来没一个是优点,于是他抬腕看表:“我得走了,一会儿还要回院里开会。”

接触过一段日子,两人的关系始终不曾更进一步,停留在奇怪的阶段,陆程禹懒得多想,以为完全可以将涂苒划入普通朋友一类。
正好科室主任有意将自己的侄女介绍给他。
陆程禹和那女孩见了几面,感觉还行,女孩儿是重点中学的英语老师,斯文秀气温顺有礼,至少看起来很正经。陆程禹想着自己工作太忙,找个这样的也不错,于是就有定下来长期发展的意思。
至于涂苒那方,他觉得,在不太麻烦的时候找机会暗示一下即可。
某天,陆程禹在差不多的时间里收到两条短信。
一条是主任侄女发来的,写的是“为了谢谢你上一次的邀请,我想在明晚回请你吃个饭”云云。
另一条来自涂苒:“普外的老徐你认识吗?此人很难搞,即色又贪,吃饭桑拿按摩次次不落,每次都答应得好好的就是不给开处方,明晚你能不能陪我去会会,要不那些钱都打水漂了,帮帮忙……”
陆程禹觉得这是个机会,他当时正在值班室里打盹,迷糊中就给回了几个字:“去不了,明晚要陪女朋友吃饭。”
隔天上班,陆程禹被主任叫到一旁,领导脸色不善,说:“你小子,有女朋友了怎么还和我侄女发展呢?前几天还请人吃饭,昨晚就说要陪女朋友吃饭……你这是明摆着劈腿啊,这搁以前绝对是生活作风问题,当然现在也是,何况你还是优秀党员学生干部,你这么下去会走歪路犯错误,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……”
陆程禹翻出手机瞅一眼,原是昨晚发错了短信,也没什么兴致解释,只是挺诚恳地点头:“您批评得对,谢谢指正,以后坚决不劈腿。主任您连劈腿这词儿都知道,相当与时俱进……”
因为这事,广大群众都知道陆程禹有个女朋友,而且这姓陆的年轻人私生活似乎有些复杂,一时间做媒牵线的人数锐减。陆程禹仍然有时间和涂苒不紧不慢可有可无的耗着,他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。

他承认涂苒对自己有那么些吸引力,女人一旦盘靓条顺,男人的眼神自然黏上去,再瞧见她对自己一笑露出个小梨涡,又或者求你办事时咿咿呀呀撒个小娇,那心情便拨云见日风和雾散。然而,作为一个靠谱的奔三男人,化学反应已经不是首要,经过一番斟酌,他觉得这女的不够靠谱。
比如她个性好强急功近利,行事具有目的性且毫不遮掩,利用男人的小伎俩那是一套一套让人眼花缭乱,何况工作还不稳定不够体面很容易招人话柄……总之,若期望有思想成熟的男人和她发展长期稳固的两性关系,她的杀伤力还相当薄弱。

试读章节到此结束,喜欢此文请支持正版阅读!

weinxin
芭莳圈
关注公众号,更便捷获取小说推荐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